热播剧《亲爱的,热爱的》中,李现饰演的K&K俱乐部创始人韩商言,带领K&K队代表中国参加CTF大赛拿下冠军,获得了800万奖金。

现实电竞比赛中,800万与大型电子竞技国际赛事的亿元奖金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8月25日下午,2019 DOTA2国际邀请赛(简称“TI9”)总决赛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召开。经过一周淘汰赛的激烈角逐,来自欧洲的OG和和Liquid战队站上了总决赛的舞台,最终,OG战队以3:1战胜Liquid夺得冠军。OG在今年获得冠军之后,也创造了TI的一项历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aldivarestructuras.com/,DOTA成为首支获得过两次冠军的战队。中国的LGD战队获得季军。

赢得冠军的OG战队,分走了赛事奖金池总额的45.5%——1560万美元,即人民币1.1亿元。而亚军和季军也将分别得到445万美元和308万美元。

此次TI9,是TI历史上首次在中国举办的赛事。作为电竞领域最为成熟的赛事之一,TI为中国带来的,不仅仅只是电子竞技比赛的输赢成败。

“因为数千万玩家花钱,让每年参加TI比赛的90名选手,替他们实现梦想。”

这是TI比赛期间,上海地铁站的广告语,也是DOTA2贴吧玩家解释为何愿意为游戏充钱的著名回答之一。粉丝将对游戏的狂热,直接注入TI系列赛的奖金池中,助推了TI奖金的不断上涨。

2011年,Valve宣布举办了第一届DOTA2国际邀请赛,作为DOTA2在玩家面前的首次亮相,共有16支队伍进行比赛。在之前的8届TI上,中国战队有着辉煌的战绩,曾夺过三次冠军:IG、Newbee和Wings分别在2012,2014和2016年夺冠。不过自TI6之后,中国的战队虽然连续打进总决赛,但都与冠军失之交臂。今年,进入到TI9淘汰赛的18支战队中有4支中国战队,包括LGD、VG、RNG和KG。但是,没有一支中国战队进入到总决赛,LGD获得季军,VG止步六强,RNG止步八强。

今年的TI9的奖金池定格在3429万美元,约2.42亿元人民币,而去年英雄联盟S8总奖金4500万人民币大约只是TI9的零头。这一数字额超过了在7月底举办的堡垒之夜世界杯3000万美元奖金的纪录,成为了电竞赛事历史上的最高奖金。

TI高额奖金的来源与其特殊的玩家众筹买单模式密不可分。在传统体育赛事中,广告赞助和版权费赞往往是最主要的赛事收入来源。据界面新闻报道,版权(转播权、衍生)、比赛日收入、广告赞助这三者,比例通常为4:3:3。

而与体育赛事的固定奖金模式不同,TI的奖金主要来自玩家购买游戏道具的分成,出品方Valve公司只设立160万美元的初始奖金,而比赛硬件则由英伟达和电竞椅品牌SecretLab赞助。因此TI奖金数不是固定不变的:从第一届TI的奖金为160万美元到如今TI9的3300万,9年上涨近20倍;每天的奖金数额也在随玩家购买数量而增加,例如8月20日至25日内就从2.3亿元涨到了2.4亿元。

玩家为奖金买单,主要通过Valve在2013年推出的一款名为Compendium的服务作为TI的观赛门票,即勇士令状。每年,勇士令状总销售额的25%都将进入当年TI的总奖金池里。TI9的3300万美元奖金中,玩家贡献部分占比98%。

26万套门票开售仅53秒抢购一空、比赛战报频上微博热搜……有DOTA2粉丝直言:“中国玩家过年了。”

与中国粉丝一同狂欢的,还有瞄准电竞热点、企图主场作战的中国企业,在电竞赛事运营、商业化开发等其他衍生环节中大展拳脚。

据澎湃新闻报道,PSD.LGD战队经理潘飞介绍在早期电竞赛事赞助中,最早都是一些鼠标、键盘等电竞设备方面的赞助;后来车企和一些快销品牌加入进来;本次TI9中,中信银行、哈尔滨啤酒等传统企业加入赞助行列,证明了中国电竞已经得到了市场的更多关注。

然而,TI对资本并不感冒,为保障赛事运营中玩家体验,除硬件提供商外,TI没有任何的官方赛事赞助商。据界面新闻报道,在TI9的赛场上,除了战队队服上的logo露出、社交平台互动宣传外,赞助商的名称和标识只会出现在游戏中特定的位置,比如战队队旗、地图中的地面或是选手ID的后缀等。

官方赛事赞助走不通,企业还有其他方法。据电竞派调查,俱乐部、直播平台与玩家社群扮演不同的营销角色:累计27家赞助商通过赞助俱乐部参与TI,至少32家合作方通过直播平台参与TI,玩家社群内赞助商“玩梗”植入广告。

本届TI9的五支中国的战队俱乐部,备受赞助商青睐。DOTA2豪门战队PSG.LGD拥有最多的赞助商:10家,VG战队9家,Newbee战队6家,RNG与KG分别5家。

据ECO氪体报道,游戏内战旗与地砖植入是最为直接的露出方式之一,此外,比赛中选手的ID旁,也会出现赞助商的“冠名”,如海澜之家旗下潮牌黑鲸HLAJEANS,作为PSG.LGD和VG两家俱乐部的赞助商,同时还“冠名”了两家俱乐部游戏内选手的名字。除黑鲸外,还有很多品牌都赞助多家俱乐部:如清扬赞助了PSG.LGD、VG和KG三家电竞俱乐部,李宁赞助RNG和Newbee,中信银行信用卡选择了LGD和RNG。

赞助授权,卖出战队IP也并非新鲜事。早在去年英雄联盟S8赛季,就有陈赫名下潮牌TIANC与IG战队合作,根据当时网友“王思聪吞热狗”的热梗推出联名款卫衣。

在赞助俱乐部之外,汇聚各路明星OB解说和官方流的斗鱼、虎牙、Bilibili等直播平台,成为了赞助商们喜爱的另一块流量宝地。据电竞派调查,在TI期间斗鱼的合作伙伴共有26家,虎牙为14家,B站则有6家。

TI9决赛结束后,电竞收入统计网站Esportsearnings于26日更新了电竞选手奖金收入排行榜,冠军OG战队包揽前5。前30名中29位都是《Dota2》选手,中国选手排名最高的是排在第15的Maybe。

而在收入国家榜中,美国14410名电竞选手以超过1.24亿美元的收入位居第一,中国4025名职业玩家总计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位列所有国家第二位。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热门电竞赛事超过了500项,我国电竞用户规模超过5亿,市场规模超过千亿元;2019年上半年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13.2亿元,增长率22.8%;电竞从业者超过44万;薪资方面,电竞从业者月薪超1.1万元……

在体量庞大、潜力巨大的电竞市场,投资者也从“富二代”投资的1.0时代进入互联网巨头进场的2.0时代。此前,“富二代”们曾占据中国排名前十的电竞俱乐部的近半席。据第一财经报道,IG俱乐部投资人为“校长”王思聪;EDG俱乐部创始人朱一航是珠江商贸集团董事长、合生创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朱孟依之子;OMG战队背后金主侯阁亭是雏鹰农牧集团董事长侯建芳之子;Snake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老板蒋鑫是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之子……

如今,互联网巨头和传统企业纷纷入场。苏宁、京东、B站都组建了自己的电竞战队;李宁、耐克等传统体育企业也对电竞赛事展开合作与投资。风险融资也注意到了电竞市场,U度电竞数据显示,2018年电竞产业融资总额相比2017年出现近3倍增长现象,融资金额达到91.4亿元。

然而,不是所有俱乐部都能靠奖金赚得盆满钵满。腾讯发布的《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显示,电竞俱乐部的价值在于席位稀缺性,但目前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据第一财经报道,一家顶级俱乐部一年的开支大约在7000万元。电竞俱乐部WE创始人ZAX也曾表示,目前俱乐部的收入很大程度上受到比赛的影响波动很大,比赛成绩是不可控的。

人社部7月发布的电子竞技员和电子竞技运营师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国内电竞从业人员超过50万人,分别有86%和89%的电子竞技员和电子竞技运营师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的1至3倍。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其中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到百万元以上。

但同时,电子竞技员职业寿命短,黄金时期为17岁到25岁,之后就要开始考虑转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